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【叶all叶】最漫长的告别(十五) 世邀赛梗


中国队对加拿大队的比赛在上午第二场。

 

备战室里,众人个个都有些兴奋,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

比赛名单昨晚已经确定下来了,个人赛是苏沐橙、楚云秀和张佳乐,擂台赛方锐、唐昊、肖时钦和王杰希,余下的人打团队。

 

两次名单的拟定,叶修都没有做过多干涉,但职业选手们心里多有数啊,谁最擅长什么赛事,就算自己不清楚,老对手们可都牢牢记着呢。再者出于大局考虑,团队赛里至少要有两组同战队出身的方便配合,如此一一排除,上场次序还是很好决定的。

 

“这场要是输了,今晚轮流到我房里唱《情人》。”临上场前,叶修一脸严肃道。

 

众人:“……”

 

不知是不是被他的威胁影响到,中国队本场可谓是开局不利。个人赛只有苏沐橙拿下了一分,好在擂台赛的诸位后力都够猛,方锐几人状态奇好,尤其最后王杰希那记漂亮精彩的收场,俨然成为本场比赛迄今最大的亮点。

 

“这是……魔术师打法!传说中的魔术师打法!”解说激动出声。

 

叶修在座位上微微笑了笑。

 

看来昨晚对练时输了,自己回去也多少反省了一下吧?

 

接下来的团队赛是重头戏。

 

虽然对方的实力算不上强悍,但作为货真价实的国家队,临场应变能力却不会弱。叶修他们也是丝毫不敢怠慢,事先针对团队赛拟定了好几套不同的战术,而具体如何实施,就要看场上的两位战术大师了。

 

比赛开始,载出的地图是遗忘之森,地形虽然复杂,但职业选手多少都不陌生。在张新杰精准的指挥下,开场三分钟中国队便在地图的西北角将敌方成功截获,并迅速张开队型呈包围之势。

 

周泽楷一马当先撕裂了敌阵,孙翔紧跟而至,期间还穿插着黄少天机会主义的凌厉攻势,这三人是主攻。李轩的阵鬼起先暗搓搓地藏在一边,拿捏好时机便突然发难,各种阵一个接一个的丢,将对方牵制的十分难受。

 

这一场喻文州是第六人,在逢山鬼泣第一个倒下后,迅速操纵着索克萨尔向两队交战处逼近。好在尽管双方各缺了一人,中国队还是略占优势,待喻文州赶到,一边远程施展术法进一步打乱对方的节奏,一边在团队频道里与张新杰交流对方的阵型变化,战况立时为之一变。

 

对方要是光栽在战术上也就罢了,悲剧的是世邀赛不禁语音,就见夜雨声烦一把冰雨耍得人眼花缭乱,一边“swoooooord”“我不会轻易的狗带!”地嚷着,分分钟把对手逼疯。

 

忽略以上细节,总的来说,是一场漂亮的胜仗。

 

然而仅仅是这样,还不够。

 

叶修在裁判宣布中国队获胜的那一刻,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奋,只是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赛程,然后望向刚从比赛场地鱼贯而出、相互击掌雀跃的队友们。

 

明天下午的比赛,中国对德国。

 

来苏黎世之前叶修很仔细地研究过各国的比赛视频,德国队,是鲜有的几个让他觉得棘手的竞争者之一。而余下的战队,坦白说,叶修觉得只要不出意外,都对他们构不成太大威胁。不能大意,却也不至于将他们逼到极限。

 

这样的胜利,叶修反倒觉得没多大意思。

 

不想看这帮家伙输。但也不想要他们轻松的赢。

 

当然,最终还是要赢,但赢已不是全部的意义。

 

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,由叶修、苏沐橙和王杰希共同出席。记者们对中国队的胜利表示了祝贺,并询问叶修作为领队,对于队伍连胜两局有什么感想。

 

翻译过后,叶修惊讶地看着那位提问的记者。“我说过,这次比赛的结果只有一个,冠军迟早是我们的。这才刚胜了两场而已,如果你在决赛后问我这个问题,我想我会认真回答你的。谢谢。”

 

一旁的翻译小姐看上去很尴尬,虽说尽量用婉转的言辞传达了他的意思,但还是使在场的很多外国记者都有些恼火了。

 

什么叫脸T!这家伙仇恨都拉到国外去了!众人默默扶额。

 

只有苏沐橙习以为常地冲着镜头微笑,她知道叶修会这么说不是因为狂妄自大,更不是虚张声势,而是在以他自己的方式为队伍增添信心。

 

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是很有感染力的,这一点,早在多年前他们初遇时苏沐橙便已有所体会。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,无论多荒唐离奇的事情也会变成可能。

 

采访结束散场的时候,吴雪峰又悄无声息的混进了选手通道。叶修默不作声陪他走了一段,道:“这次比完回去,他们要能变强就好了。”

 

吴雪峰笑望他,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称职了?”

 

叶修耸肩。“前辈的一点心意而已。”

 

下午众人聚在一起复盘,录像放放停停,叶修细致地点出了每个人应对时出现的问题,以及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时应当怎么做。

 

晚上是针对德国队的战术分析,因为连赢两场,出线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,会议气氛明显不如前两次紧张。叶修也没多说什么,只强调对方的实力很强,每个人都要重视起来。

 

回酒店后,叶修照样让他们自拟一份名单出来,有什么不妥的他会做标注,明早再进行调换。

 

睡前喻文州把名单送到他房里,叶修眉头一挑,直接咬着烟出去狂敲王杰希的房门。

 

“开门开门,王大眼!”

 

过了会儿王杰希湿着头发来开门,明显是仓促从浴室里出来的,表情颇有些无奈。“怎么了?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

“都打完两场了,你还不上团队赛,几个意思?想偷懒啊?”叶修毫不客气地指责。

 

“……我觉得个人赛比较适合我发挥。”

 

“说得好听,微草的团队赛怎么从来不见你缺席?”叶修冷眼看他,“今天擂台赛上不是我眼花了吧?那个打法你可不常用,怎么,就甘心在擂台赛里赚那一分两分?国家队精挑细选出来的职业大神,还不如你们微草那几个小队员?”

 

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。“不是他们的问题。是我自己。”

 

“就因为魔术师打法没给微草带来过冠军,所以你害怕拖累国家队?”

 

“或许这种打法确实不利于团队配合。”

 

“说来说去,你还是不信任大家。”叶修表情严肃,“团队配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。这支队伍里都是些什么人?你的对手,你心里不是最了解吗?他们有多强,不需要我来提醒你。轮回被称为‘一人战队’,你看小周这次什么时候抢过风头,给大家造成过困扰?大家都在努力融入这个团队,虽说是暂时的,为了冠军,有困难也得尽量克服。你既然有这个实力,何必藏着掖着不肯放手一试?”

 

“因为我想赢。”王杰希语气认真,“因为想赢,所以才会舍弃一些东西,才会坚持走最为保守的路线。”

 

谁都想赢。

 

可是你舍弃的,恰恰是能使你变得更强的东西。

 

叶修默不作声的盯了他半晌,忽然上前一步。“这样吧。你不是不相信自己吗?”

 

距离太近了,王杰希甚至看得到他眼眸深处执著又坚定的光。

 

“那你来相信我。荣耀第一人告诉你行,你就行。”

 

“王杰希,拿出点勇气来。”

 




TBC




职业选手们都很不容易,为了胜利要舍弃很多东西呀。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又这么短……再翻全职,虽然很励志,但怎么看都像是个悲伤的故事 希望他们有梦为马,随处可栖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01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