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有间客栈(十四) 叶all


唐昊这个人,叶修了解得不多。

他原在嘉世时,由于和呼啸的帮主林敬言私交不错,一来二去间,多少也跟唐昊打过几次照面,只是不曾交过手。

闲谈时,林敬言还跟叶修感慨过几次,说唐昊的武学天赋远胜于自己,只要肯下功夫,将来假以时日,必是能独当一面的少年英豪。

叶修当时漫不经心地喝茶听着,斟水时微一抬眼,正巧捕捉到他身后唐昊野心勃勃的眼神。

他曾经在三个人身上看到过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神。

陈夜辉,刘皓,孙翔。

一丘之貉。

他冷淡地收回目光,随手将空杯搁下。“太早独当一面,有时未必就是好事。”

林敬言不解地看着他,末了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那家伙就是个老好人,从来不妄加揣测别人的心思,比起叶修的毫不在意,他根本就是盲目地信任。否则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。

不过仔细想想,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说他?

叶修苦笑,眼看着唐昊三两下便将率先而至的包子甩到一旁,接着转身就向叶修这边冲来,半空一个潇洒的腾跃,鹰踏!

叶修开伞盾冷静地闪身退避,同时就见一股黑气擦着他的两肋向唐昊直扑而去。那黑气似雾非烟,来势汹汹,唐昊躲闪不及被撞得一个踉跄,伴随响起的是魏琛嚣张的笑声:“哈哈哈哈,太冒进了。年轻人啊,还嫩还嫩!”

“时机真阴。”叶修貌似是赞赏的说着,持刀乘胜追击。这一拖延,对方剩下的几人也各自分散,与唐柔三人激烈缠斗起来,方才被魏琛说成“冒进”的唐昊更是被彻底孤立。

“我们是慢慢弄死他呢,还是快快的弄死他?”魏琛握着他的死亡之手,一副猥琐至极的表情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唐昊一脸警惕,方才那古怪的黑气直扑他面门,他还以为是剧毒,但眼下身体并无任何不适,难不成是慢性毒药?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他定了定神,同时手慢慢移到腰间去摸毒针。

叶修却不与他废话,千机伞挥出的同时伞面突地打开,伞面伞骨直接逆翻上去,在伞尖收束并拢,赫然已是一柄长矛。唐昊一愣,惊疑不定地打量着那把前所未见的古怪武器,须臾之间,叶修身形已卷起一阵长风,青衫荡起,并拢的伞骨准准地向唐昊胸前刺去。

“帮主!”角落里正与乔一帆斗得你来我往的一人忽然大叫了一声,叶修用余光一瞥,识得此人是林敬言的旧部,名叫赵禹哲,年纪不大,实力却不弱,从以前就时常和唐昊混在一起,且不知什么原因,似乎与方锐一直关系不睦。

此次将方锐逐出呼啸,恐怕也有他一份功劳吧!

只是心念一动,战矛霎时便调转了方向,叶修随手一记圆舞棍将企图赶上来援救的赵禹哲拖翻在地,心知凭乔一帆一人恐难以将他制伏,还不等开口,一道人影已从身后闪至前方,“你专心对付那小子,这边就交给老夫。”

叶修怀疑地看了他一眼,魏琛立刻恼怒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!”

叶修笑笑,接着专心对付唐昊。

刚刚不信任的眼神自然是装的。他知道魏琛是市井混混出身,提倡的就是义气。平日里是猥琐了点,但要紧事上却从来不会含糊。区区一个赵禹哲,魏琛单独对付他还是不在话下的,何况还有乔一帆从旁相助。

再观另一边,包子在角落里正打得高兴,唐柔以一敌二仍不动声色,甚至抽空转头看了一眼,就见赵禹哲像个猴一样被魏琛戏耍着,叶修的打法则收敛很多,时不时竟还显出几分弱势。

唐柔微微蹙眉,提腿一记膝袭将身前那人顶昏,紧接着反手一挑,右后方那人被挑着后襟撞飞在石壁上,很快也一动不动了。

争斗结束,唐柔看看四周,与包子缠斗那人似乎要难对付些,唐柔又看了叶修那边一眼,犹豫片刻,还是就近加入了包子的战局。

“咦,你怎么过来了?”包子惊讶。“都解决掉了吗?”

“是啊。”唐柔应着,将战矛舞得虎虎生风。“你老大好像遇到困难了,所以我们得快一点。”

“什么?怎么会!”包子又是一惊,顿时浑身都来了劲,猛然一个锁喉将对手抵在墙上,挥起乱拳就是一通胖揍。

其实叶修的境况远没有二人想的那么糟。

起初唐昊确实是出尽了风头,一整套连招打的是畅快之至,心里说不出的得意,虽未重创对手,却也稳稳居于上风。谁知到后来竟然越来越不对劲,对方气息丝毫未乱,自己的真气却渐渐溃散,四肢也如冻僵般麻木。

他后心一凉,果然是之前的黑气有问题吗!

唐昊又勉强和叶修拆打了几招,只觉身体如坠千斤,行动越来越慢,眼看就要支撑不住。他心里既怨忿又不甘,努力将头侧向一边,却见赵禹哲不知中了那个卑鄙小人什么绝招,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,武器也“当啷”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完了……

陷入昏迷之前,唐昊分明看到对方面罩下面的嘴动了动,好像是在笑。

他最后恨恨咒骂了一声,“混蛋,我……记住你了……”

叶修俯身,确认唐昊是真的失去了意识,这才放心扯下了面罩。

“闹出这么大动静也不见援兵,看来是只有他们几人。”

“老大你受伤了。”包子龇牙咧嘴地向叶修走来,那表情好像受伤的是他自己似的。

“活该。”魏琛立马“哼”了一声,“都是他自找的。”

乔一帆默默翻出了身上为数不多的伤药和麻布,小心翼翼地为他包扎。

“方才你与他对招,是在故意隐藏实力?”唐柔心直口快道。

“嗯。”叶修点点头,“以唐昊如今的武学造诣,江湖上能和他打成平手的人已然不多。我若使出全力,难免惹人怀疑。此人又一向自恃甚高,所以我之前多作弱势,他多半会以为自己败北是由于之前的暗算。这样我们多少能少些麻烦。”

    魏琛不以为然,嗤笑:“你说什么也没用。今日这一遭,他算彻底记住你了。你就等着呼啸领大批人马来寻仇吧!”

“呵呵,不小心让你失望了。我平日接任务都是非常谨慎的,没几个人知道千机伞的秘密。唐昊要能凭这个就推断出我是君莫笑,那你都能上树了。”

“叶修!老夫今日便要与你决斗!!”

叶修不理他,动了动刚包扎完的胳膊,道:“包子一帆去搜这些人的身,小唐跟我到那边看看。”

前方穴室的尽头有一口石棺,虽然四壁都亮着火光,但唯独石棺那边光线昏暗,看不清情况。

走到近处,叶修看了唐柔一眼,她点了点头,叶修便将火把凑近了石棺。然后发现,棺口处黑洞洞一片,竟然是开着的。

“空棺?”唐柔皱眉。

“可能原本有什么东西,在我们进来之前被呼啸的人处理掉了。”叶修冷静道。

“有道理。”唐柔表示赞同。

叶修盯着棺底那几绺头发陷入沉思,没过多久,忽然听见包子的惊呼:“一帆兄弟,你怎么啦?!”

两人立刻回过头,就见明灭不定的灯火下,乔一帆脸色惨白地倒在了地上,手里还攥着刚从呼啸几人身上搜出的碎片。



TBC

这个更新频率……七月会快起来吧 但愿😔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9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