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【叶邱】你的背影 (迟来生贺/一发完结)


从中关村的影城走出来时,叶修脑袋里还残余着方才观影的困意。

 

从小到大就没看过几场电影,仅有的那几次还是苏沐橙拖着他在网上看的,不是鬼片就是爱情片,导致他现在听见“电影”两个字心里就抵触。

 

然而真正进了电影院才发现,大屏幕里放着什么其实根本无关紧要,等所有的灯一灭,舒缓的背景音乐响起,昨晚熬夜拉Boss的困倦瞬间就把他吞没了。全程迷迷糊糊看下来,直到灯亮散场,他也没搞懂这电影讲的到底是个什么事。

 

足足有两个小时没抽烟,叶修这会儿也难受得紧,但好歹顾及对方还在跟前,他刚想提议说“我们换个地方吧”,却突然发现前方的人流中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

他不确定是不是他认识的人,于是转头说了句“稍等一下”,快走几步赶到了那人身后。

 

邱非正默默无语地随着人流往外走,就听身后忽然有人试探喊了声:“邱非?”他下意识地回头,然后整个人都怔了一下。

 

“……前辈?”

 

 

回过神来时,他们两人已经并肩走在烈日炎炎的大街上了。

 

叶修单手插在裤兜里,叼着烟惬意地吸着。“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?”

 

“呃……”邱非方才死机的大脑终于渐渐恢复了思考,迟疑了半晌,“那个……刚才那位……你就这么走了,没关系吗?”

 

“嗯?”叶修呼出一口烟雾,“我不是跟她打过招呼了?反正也没什么意向,干脆把话说开,省得再耽误彼此的时间。”

 

说着他抬起头,看到路边正好有一家快餐店。

 

“进去坐坐?”叶修说。

 

邱非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,两人推门而入,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人精神一振。

 

这个点店内的人也不多,随便拣了张靠窗的位子坐下,叶修随手把菜单推到他眼前。“想吃什么就点,我请你。”

 

邱非默默接过,也没有推辞。

 

记得以前在嘉世的时候,叶修经常端着个饭盒在训练营里晃荡,要是正好赶上邱非还没吃饭,指导时就匀给他几口。

 

“还想吃?自己去食堂。这是我的饭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叶修还是会把剩下那点都留给他,然后自己鼓捣着电脑给他做示范。

 

邱非就乖乖坐在他身侧,边扒饭边偷看他操作时格外认真的眼睛。

 

那真的已经是十分遥远的记忆了,而自从第十赛季兴欣夺冠起,他们又足足有两年没见了。

 

盯着菜单恍惚了半天,叶修看他神情不对,刚要出声询问,就见邱非抿了抿唇,终于抬起头来。

 

“想好点什么了吗?”叶修问他。

 

“嗯?”邱非回过神后一脸的迷惑,好像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 

叶修只觉得好气又好笑,干脆夺过菜单交给一旁等候多时的点餐小妹,“你这里卖得最好的套餐,麻烦来两份。”

 

邱非这时也觉察到自己的失态,颇为窘迫的低下了头。

 

“你这半天都想什么呢?还是你其实有选择困难症?”

 

被嘲笑了的邱非反倒没有刚才那么尴尬,兀自低头摆弄着茶杯,道:“只是想到前辈竟然也会跟人约会……觉得有点惊讶罢了。”

 

“哎哟,你话里有话啊这是。我怎么了?怎么就不能和人约会了?”叶修笑着质问,虽然是责备的语气,但明显只是开玩笑罢了。

 

于是邱非也勾唇笑了笑,“因为前辈看起来,不像对这种事感兴趣的样子。”

 

“嗯,不愧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。”叶修看起来似乎挺满意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桌子。“不过我都三十岁了,就算自己不着急,也总有人替我着急不是。见一见面也没什么坏处,省得他们在我耳边说得心烦。你还小,所以不懂。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复杂的。”

 

邱非在他说“你还小”时神情微微一变,但很快又恢复如常,故作轻松道:“我以前还一直以为,你早晚会和苏沐橙前辈在一起呢。”

 

“沐橙吗?”叶修若有所思。“嗯,也难怪。圈里大概也不止你一个人这么想吧?可惜啊。如果把一个人当成亲人太久,是很难再衍生出别的感情的。”

 

“所以……前辈是把她当成亲人吗?”

 

“是啊。”叶修笑笑,“我觉得她和我弟弟倒有那么一点可能。”

 

闻言,邱非的心情微不可察地放松了一些。

 

这时服务员将做好的套餐端了上来,叶修大略扫了一眼,在服务员转身离去后低道:“惨不忍睹。”

 

“同意。”邱非点点头。

 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

“凑合吃吧,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吃好的。”叶修说着,将掰好的方便筷子递给了他。

 

快餐虽然不好吃,但两人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太大的讲究,就权当在俱乐部吃食堂了。

 

“对了,还没问你呢,好好的怎么突然跑B市来了?”

 

提到这个话题,邱非也是有些无奈。“夏休期还没开始,瀚文就在群里嚷着要来B市这边玩。英杰表示他随时欢迎,来了这边包吃包住,还可以给他当导游。但瀚文又嫌人太少没什么意思,一定要再拉一个人。左右假期也没什么重要的事……”

 

“所以你磨不过他,就只好答应了?”叶修兴致勃勃地听着,“我以前倒没注意,你们几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?”

 

“也就是最近吧……刚过去这一赛季。”邱非微微笑了笑,“他们两个都很厉害,感觉从他们身上能学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。本来一帆也想来的,可是考虑再三,还是决定留在兴欣为公会打打工。”

 

“呵呵。”叶修摆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,“我们兴欣的人,觉悟必须不一般。”

 

听了这话,邱非心里一时有点酸涩。毕竟从前,挂在他嘴边的可都是“我们嘉世”怎样怎样。这中间发生了太多的事,嘉世早已经不是他的归属了。

 

“真好啊。”叶修感慨着,毫不掩饰语气中的羡慕和怀念。“不像我,现在也就周末才有空打打荣耀。平时工作忙,老年人,已经熬不起夜了。”

 

邱非手里的筷子顿了一下。

 

“前辈的工作……”他望向他,眼里有某种说不清的情绪。“前辈现在的工作,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吗?”

 

“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。”叶修平静道。

 

“那你喜欢它吗?”

 

静默片刻,叶修移开了目光。“不。”

 

邱非的手指微微蜷缩。“那你为什么非要去做呢?继续留在圈子里不好吗?”

 

叶修叹了口气,再看他时,已经换上了一副颇为严肃正经的表情。

 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当然也想留下。可是你要明白,就算拿了再多的荣誉,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电竞选手,职业寿命再长,也总有个限度。我的手速会退化,我的意识会变钝,不错,我还可以做教练,做解说,但你知道我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吗?是亲自站在荣耀的赛场上,用自己的双手,为队伍赢得冠军。”

 

邱非哑然。

 

“眼睁睁看着别人在赛场上拼杀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,这对每一位退役选手来说都很残忍,也很痛苦。我希望看到联盟有全新的未来,希望荣耀中涌现出数不清的优秀选手,但是我不会一直站在原地。即便踏上另一条路,我也会继续向前走下去。”

 

叶修从烟盒里敲出一根烟点上,静静吸了一口。

 

“之前的二十多年,我除了游戏以外一无所长。退役以后才发现,只要我想,其实没有做不成的事。谁不想一辈子都干自己真正喜欢的事?但大多数人都没有那么幸运。就算是你,还有联盟里正在当打之年的选手,将来也总有离开荣耀的那一天。我在自己还力所能及的年纪,干了自己最想干的事,这就足够了。剩下的人生,我还有我应担的责任。”

 

店长已经不止一次从柜台后投来欲言又止的目光,又深吸了两口后,叶修便自觉掐灭了烟头。

 

“这些话,因为你现在也大了,不是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了,我才能平心静气地和你说。你现在正是最好的年纪,喜欢什么,就应当毫无保留地去投入热情。这样哪怕你将来老了,打不动了,回想起这一路,也没什么可遗憾的。就算不能坚持到最后,曾经为之奋斗,也算是一种幸运吧?”

 

明亮的白炽灯下,邱非默然与他对视。

 

这样的人,这样一双眼睛。

 

好像那里面就从来没有过迷惘或者动摇,那种平静,那种坚持,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对众宣布:任何人,任何事都休想左右我的决定,更无法阻碍我前行。

 

长久以来,或许是习惯使然,他执着的东西就是邱非执着的东西,他的信念就是邱非的信念,他离开嘉世在另一支队伍里创造奇迹,邱非则选择留在最初的起点,将他的教导贯彻到底。

 

我的确足够幸运。

 

如果不是遇见这样的你。

 

又何来今日的我。

 

“前辈之前和人约会,看的是哪一部电影?”沉默了半晌,邱非突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地问了一句。

 

叶修也是足足愣了几秒,才伸手去掏裤兜。

 

“喏,就这个。”

 

邱非伸手接过那团皱巴巴的纸,展开看了一眼。“真巧,我们看的是同一场。”

 

“是吗?这电影有什么特别?”叶修明显提不起兴致。

 

“……前辈不是看过了吗?”

 

“我半路睡着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就你这样,能找到女朋友才怪呢。邱非内心腹诽。

 

他缓缓将票递还给叶修,“电影名叫《背影》……导演和演员都没有什么名气,但片子的评价不错。我也是在网上看了剧情简介,觉得挺感兴趣才来的。英杰和瀚文宁愿在屋子里面打网游,我就没勉强他们。

 

“故事主要讲的是一对师徒。徒弟从小就跟在师父身边,师父的身手很厉害,对待徒弟也非常的严苛。徒弟希望将来也能成为师父那样声名远播的人,却总是误会师父的一番苦心,以为师父并不喜欢自己。于是整整十多年,他一边暗暗恨着师父,一边又拼命努力,想要超越师父给他看看。直到一次意外,师父为了救他离开人世,临终前终于将自己的真情吐露,解开了彼此的心结。此后的一生,徒弟都在追逐师父的背影,想要成为像他一样的人,并将他的意志传承下去。”

 

叶修勉强将这一番介绍听完,“然后呢?结局是什么?”

 

“徒弟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,最终出人头地,比当年的师父还要强。他如愿以偿地超越了师父,但是师父却再也看不到了。”邱非垂下双眼,似乎还沉浸在当时的情节里。“电影的最后,徒弟在寒冷的街边捡到了一个小男孩,和开场的镜头相呼应。不知道是新的开始,还是命运的轮回呢……”

 

叶修望着他笑了笑。对他而言,无论情节多么动人,电影就是电影,是与他无关的别人的故事。

 

“那么你呢?我离开以后,你会在赛场上贯彻我的意志,最后完全超越我吗?”

 

邱非一时语塞。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,所以他无法轻易答应。

 

“邱非,抬头看我。”叶修平静地说,“你是我教出来的。超越我,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?”

 

邱非抿紧嘴唇,表情还有一丝犹豫。

 

“如果你一再犹豫,可是永远都追不上的。”叶修像是将他看透一般,从容不迫的微笑。“我说过,我是不会停在原地的。师父死了,我可没有。我今年都三十岁了——所以,别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

邱非在对面怔怔地望着他,过了很久很久,脸终于红透了。

 

“……嗯。”最终他这样说,将发烫的脸埋得很低很低,声音却无比坚定。

 

“在那之前……还请前辈,走得稍微慢一些吧。”

 

再等等我。

 

我知道你不会为任何人停留,所以请稍微慢一些。然后让我来奔跑。

 

一步步踏过你的脚印,一点点追逐你的背影。

 

那么将来总有一天,我就会抱得到这个身影吧。

 

如果你是一只待飞的鸟。

 

    

这顿饭着实是吃了很久。

 

两人刚走出店门,叶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只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就立马挂断了。

 

“谁呀?”邱非问。

 

“我妈。”叶修表情纠结。估计是那头告上了状,今晚又没他好果子吃了。

 

邱非的注意力却完全被手机所吸引,“前辈什么时候买的手机?”

 

“嗯,这个?刚工作时买的,都用了快两年了。”叶修低头按了会儿手机,忽然抬眼看了看他。“……手机号,想要吗?”

 

邱非几乎不经大脑思考,脱口就道:“想。”然后在他的注视下又慢慢的红了脸。

 

盯够了,叶修将手机重新揣进兜里,冲他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。“不给你。”

 

邱非:“……”

 

“真想要,就拿五个冠军奖杯来换。”叶修一脸悠哉地说,然后又自己嘀咕:“可是屋里已经放不下了……要不就拿冠军戒指来换?嗯,拿戒指也行。”

 

邱非哭笑不得,八字还没一撇的事,却叫他说的有模有样,好像吃饭喝水那么轻易。

 

不过他相信,总会有那么一天的。

 

“你等会儿要回微草俱乐部吧?知道怎么走吗?”

 

“知道,来之前英杰告诉过我了。”

 

“哦,能找到的话那我就不送你了。还有点急事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

“嗯,前辈下次见。”

 

“下次见。”

 

出租车渐渐消失在道路尽头,邱非却一直没有收回目光。

 

仔细想来,他们之间好像从来就没有好好的道过别,在他离开嘉世时,在他决心退役时,在他与他久别重逢时。

 

他没有刻意告别,他也没有刻意追寻过他的踪迹。

 

因为只要我们都在向前,那么终有一天,我还会与你相见。

 

 

 

 

FIN

 

 

写完有一种小邱长大了就会逆CP的感觉 真是很不妙啊ww

前两天生贺,我确实是想撸出点什么来的,然而并没有 一丢丢都没有 nothing!T T

今天这篇也是改了好久,感觉一直改不好,索性就放任自流了……

谨以此文献上我迟来的生日快乐。

叶修,要永远这么帅气下去哦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66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