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【叶all叶】最漫长的告别(十四) 世邀赛梗


下午的赛事结束后,叶修和众选手们回到酒店休息。下一场比赛是在后天,所以他们倒没有急着训练。

 

吃完晚饭叶修站在酒店门外抽烟,看着天色一点点变暗,抽完一回头,看见周泽楷一脸欲言又止地站在他身后,不知道有多久了。

 

“呦,小周啊。”叶修随意打着招呼,“天都快黑了,要去哪儿啊?”

 

 “去趟超市。”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,“买饮料。”

    

“那一起吧。正好我烟快没了。”叶修晃了晃空烟盒,和周泽楷一道过了马路。

 

两个人进了商店便直奔目标而去,也没和店员多做交谈,付款后便拿东西走人。

 

外边夜幕已经降临,头顶繁星闪烁,两人立在路边沉默地等待红灯。

 

“今天打的很不错。”

 

耳边忽然响起他的声音,周泽楷一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他侧过脸,对方正目光淡然地盯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。

 

“其实每次看到一枪穿云战斗的场景,我都会想起一个人。”

 

周泽楷不语。

 

“战法和神枪的组合会很强,非常强。”叶修拿掉嘴边的香烟,微笑里有一点怀念。“我没有机会再和他并肩战斗,但今天你们两个场上的默契,让我想起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。那一场就算换了我和他上去,也不敢说会比你们打的更好。”

 

那一瞬间周泽楷忽然觉得,以往他获得的所有荣誉和赞扬,都不如这句话有分量。

 

绿灯亮了,但谁也没有向前迈步。

 

“那个人……不玩荣耀了?”沉默了半晌,周泽楷轻声问道。

 

叶修深吸一口,烟雾瞬间模糊了表情。

 

“……嗯。不玩了。”

 

周泽楷动了动嘴唇,却不知该怎么安慰他。

 

或许叶修肯和他说这些,也根本不图他的安慰。只是有些话在心里积压了太久,总要有个发泄的出口。而今天,此时此刻,恰巧是一个合适的时机。

 

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周泽楷简短地说,双眼与他凝视着同一个方向。“赛场上,前辈总给人不一样的感觉。”

 

“大概是身上……有他的信念。”

 

叶修意外地扬眉。“哦。看得出来吗?”

 

“看得出来。”周泽楷点头。“只要他看到你,就会明白。”

 

叶修望着他认真中带点紧张的眼睛,重新笑起来。

 

“嗯。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

 

第二天清早,众人又踏上了奔赴场馆训练的道路。

 

叶修与周泽楷说话时的态度与平常无异,想是未将昨晚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

上午他们照例训练,下午围观了德国对加拿大的比赛后,便一分钟都没耽搁的回训练室复盘去了。

 

明天的比赛是中国对加拿大。叶修相信他们不会在头几轮就轻易输掉,但也丝毫没有放松。

 

在座的人当中不乏唐昊、孙翔等年少轻狂的选手,可从世邀赛开场起,叶修就没见他们流露出一丝懈怠或者目中无人。

 

人总是慢慢要成长的。

 

叶修将每个人的变化都看在眼里,但他从来不说。他的夸奖很少针对个别人,偶有特例,也都是“不错”、“加油”之类淡到不露痕迹的鼓励。

 

“其实心里不知道有多欣慰吧。”苏沐橙私下与他独处时如此戳穿,叶修只是一笑。

 

晚上叶修将分组打乱,安排三人为一队和自己PK,竟出乎意料的赢了一局。那组的成员分别是喻文州、王杰希和楚云秀。

 

当时叶修没说什么,其他人也没多想。

 

回到酒店后他叫住了喻文州,示意他餐厅中央的那架钢琴。

 

“赏脸合奏一曲?”

 

和领班传达意愿的任务自然又落到喻文州头上,连说带比划了一会儿,才总算搞定了。

 

两人并肩坐下,各怀心事的弹了一会儿。

 

“之前那场对练,你怎么看?”

 

喻文州动作不停,似乎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。“王杰希?”

 

叶修点头。“我以为是他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,所以一直都没太在意。”

 

“主要还是因为,这个人是王杰希吧?”喻文州一针见血。

 

叶修没有否认。“放眼全联盟的队长,他要认第二,也就我敢认这个第一了。”

 

“呵呵。”喻文州淡定地无视他。

 

王杰希的魔术师风格,正是全联盟中最为诡计飘逸的。单人赛里,王杰希拥有极高的胜率,但是在团队赛中,他给予队伍的帮助却始终有限。

 

如何把这样的风格融入团队,是王杰希最终都没能解决的问题。最后,他为了团队做出牺牲,改变了很多自己的风格去主动适应团队。微草战队也是靠着他的改变,才在嘉世三冠之后的四年里两夺联赛的总冠军。

 

而将这么个“牺牲小我、成全大我”的习惯拿到国家队里,对战时束手束脚也是在所难免。

 

想到这他心里叹息一声,“为队伍付出得太久,改都改不过来了吧。”

 

叶修若有所思。“他跟云秀的情况有点类似,但又不太一样。王杰希之所以没下定决心,与其说是不信任我们,不如说是不信任他自己。”

 

“需要我和他沟通一下吗?”

 

“不用。”

 

一曲终了,叶修从兜里掏出根烟叼上,“要是直接把话挑明,他心里多半还会介意。不如等等看,明天比赛结束时再说。”

 

“你不会拿胜负作赌注吧?”喻文州忧心忡忡。

 

“呵呵。”叶修抬手将琴盖合上,冲他神秘地笑了笑。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



TBC




你这也叫感情戏吗!辣鸡!
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09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