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【叶all叶】最漫长的告别(十二) 世邀赛梗

 

晚上回到酒店,张新杰一再申明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,但徐磊仍不同意让他一个人过夜。

 

叶修夹在两个不肯退让的老顽固中间头疼欲裂,“我说老徐同志,要不干脆你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吧?”想想就觉得是很美的画面。

 

徐磊沉默下来,开始思考这条方案的可行性。张新杰则瞬间转变了态度,主动站到叶修旁边,轻咳一声推了推眼镜。“……我们回房吧。”

 

你到底是有多不想跟这个人共处一室啊?叶修心里吐槽,却老老实实随他上了电梯。

 

“再忍忍吧,顶多持续到比赛开场。等你病一好,我立马搬回去。”

 

张新杰用余光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

第二天早晨,两人又是以一个十分尴尬的姿势醒过来的。

 

张新杰努力说服自己保持冷静,晾下睡得人事不省的叶修走进浴室,一泼凉水浇在了脸上。

 

一定要尽快好起来!他对着镜中的自己暗暗下定决心。

 

当天的训练依旧按部就班,并无二话。

 

比赛的前一日,是联赛开幕式以及针对各国战队的采访,叶修全程都心不在焉的站在队伍前面,好不容易熬过了开幕式,在之后的采访中急着出去抽烟的他只代表战队说了一句话:“We are the champ。”

 

好像宣布一个既定的事实。

 

“行啊老叶,你还会英文呢?”回去的路上,张佳乐借机挖苦他。

 

其实来瑞士之前,联盟还特意找了专业人士企图恶补他们的英文,只是除了喻文州和张新杰两个比较认真外,也就黄少天愿意跟着溜两句了。冯主席一看没什么效果,也不愿再花那个冤枉钱,反正到时候也有随队翻译。于是这事便就此搁置了。

 

“怎么,瞧不起我?这种程度哥还应付得来。”叶修笑着点烟。

 

“不过你那么说,还是稍微高调了点吧。”喻文州已经不难想象次日的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。

 

“这是事实,没必要谦虚嘛。”

 

众人都佯装没听见他的话,心里腹诽不断。

 

下午在训练室,楚云秀逮住休息的间隙问叶修:“明天首发有没有我啊?”

 

“你们内部决定吧。第一场对澳大利亚,谁上都一样了。”

 

“啧啧。看你这态度,不要轻敌啊。”楚云秀知道他也就是嘴上说说,不由调侃。“不过张新杰肯定得上吧?”

 

叶修点点头。“伺候他这么多天,也该好了。”说着扭头朝一脸严谨敲打着键盘的某人喊了一声,“小张,感觉怎么样?明天能上场吗?”

 

张新杰看都没看他一眼,在操作的空档一本正经地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不愧是霸图的副队,大战当前,硬是凭一股毅力和决心顶住了压力,把63.7%的概率化成了100%。

 

孙翔在旁边斜了叶修一眼,提醒他:“你今晚可以搬回去住了。”

 

“是啊。再也不用作闹钟的奴隶了!”叶修脸上浮现出几分憧憬,看来这两天是饱受摧残。

 

这时周泽楷忽然抬起头来,嗫嚅着:“我就在隔壁……可以喊你。”

 

“那敢情好啊。”叶修语气十分愉悦,“呃,也不用太准时,晚个十分八分也可以。”

 

“你是有多懒?”唐昊一脸不耐与嫌弃。

 

然后就见他一本正经地敲了敲桌子,“都专心练习!敢和领队顶嘴,小心不让你上场。”此举顺利获得“轻蔑的一瞥”×13。

 

众人又重新忙活起来,他也没闲着,拎了几个人轮番切磋,说了说几种特殊情况下的应对策略,然后就站在过道里看他们对练。

 

走到李轩身后时,叶修赞赏地点了点头,“选位不错。”

 

“那还用说。”李轩得意,第一阵鬼可不是徒有虚名。

 

“不过还能再刁钻一些。”叶修大喘气,“七点钟方向再走一又四分之三个身位格。”

 

“你张新杰啊你!”李轩吐槽,却还是依言向那边移动。

 

“再偏一丁点。”叶修又换回了笼统说法,李轩顿时就找不到方向了。

 

叶修也不废话,覆上鼠标欲帮他操作。问题是,人家李轩的手还放在鼠标上头呢。

 

就见叶修刚碰到他手背,李轩就和触电似的猛然缩回了手,动作之夸张差点把椅子掀翻了。

 

“你干吗?”叶修给他吓了一跳,结果这么一失误,对面肖时钦连放好几个大招,逢山鬼泣的血量立马清零了。

  

    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方锐啧啧摇头,“你说你指导归指导,趁机占什么便宜呀?”

 

“我占什么便宜了?”叶修摸不着头脑。

 

李轩这时才反应过来,讪笑道:“我的错,我的错,刚刚走神了。”

 

方锐恨铁不成钢,“你看你怂什么?你是一个独立的人,要敢于同恶势力作斗争。”

 

“贫什么贫,赶紧练习去。”叶修无语地踢了下他的椅子。

 

闹哄哄的练到傍晚,一队人回酒店吃了个饭,晚上没什么特殊安排,就是赛前的休息和调整。

 

九点钟众人统一收到了喻文州的通知,要去他房里开个小型的赛前会议。其实他们居住的酒店每层都有一间可容纳二十人的会议室,只是由于所有战队都集中在这家酒店,如果不提前预约的话很可能就会被人抢先。看来今晚运气不佳,也只能在房间里凑合一下了。

 

“真正式啊。”肖时钦进门时看见多数人都没抢着椅子,只得垫着拖鞋席地而坐,不由感慨。

 

“连你也变得嘲讽了。”就近的王杰希认真得出结论。

 

“近墨者黑嘛。”肖时钦笑笑,走进了房内。而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正大咧咧的翘腿坐在床上,好整以暇地维持着秩序。“坐好了,坐好了,喻队长要发言了。”

 

喻文州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作为领队,不该交待点什么吗?”

 

“好好加油,不要松懈。”叶修立马装模作样的肃容起来,众人都冷眼看他。“对了,明天的比赛阵容决定好了吗?”

 

    “到现在才想起来问,叶修你作为一个领队还要脸吗?要吗要吗?”黄少天嚷嚷。

 

“别闹。赶快把名单报给我,领队要给你们贴心的意见和建议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会议开到中途,苏沐橙的手机响了,她歉意的笑笑,走出去接听。结果不到半分钟她就小跑回来,径直把手机递给叶修。“找你的。”

 

“谁啊?”叶修有点意外,苏沐橙的表情怪怪的,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难过。

 

“抱歉,大家稍等一下啊。”叶修边说着接过手机,看清了来电显示,就是一愣。

 

“老吴?”

 




TBC



真期待他们和故人的久别重逢~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07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