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【叶all叶】最漫长的告别(九) 世邀赛梗

“晚上如果出了什么事,你就喊我,我就算是把门炸开也一定会救你出来。”

 

上楼以后,张佳乐在自己门前嫁女儿似的死死攥着张新杰的手。

 

“差不多行了啊张佳乐。你当我是开膛手杰克还是剪刀手爱德华啊?”叶修叼着烟不悦的吐槽,好像他多愿意和别人挤一间屋似的。

 

张佳乐狠狠瞪了他一眼,这才撒开手一步三回头的进了房间。

 

张新杰没什么反应地推了推眼镜,看叶修好不容易将两人的行李抬进屋里,出了一头虚汗。“行了,暂时这样吧。先下去吃饭去?”

 

“你去吧。我没什么食欲。”对方说着,一脸禁欲的径直坐在床边。

 

叶修无语半晌,“那也不能不吃啊。本来就水土不服——要不你说你想吃什么,我上超市给你买去?”

 

“不用。”张新杰坚持,“我饿了会自己下去。你去集合吧,还有三分四十秒。”

 

 

“你真不会照顾人。”饭桌上,苏沐橙边吃边责怪叶修。“人家又病又累,你就忍心把他晾在房里,一个人下来吃大餐?”

 

“这能怪我吗?他自己说不吃,还要我亲手喂他不成。”叶修一手托腮,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盘里的苏黎世小牛肉。“而且你也太没良心了吧?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到这么大,竟然还说我不会照顾人。”

 

“所以说啊。你把张新杰当成我来照顾不就得了。”

 

叶修直勾勾盯着她。“这不太合适吧?”

 

“有什么不合适?”苏沐橙笑,“身体的不适,加上可能耽误场上发挥的不安……他现在正是最脆弱的时候,作为领队,你责无旁贷啊。”

 

脆弱?叶修觉得用这个词来形容张新杰简直比鬼片还惊悚。

 

不过,好像也确实有点道理。

 

“咦,你去哪儿?”

 

叶修头也不回的往两位翻译小姐的方向走去,“找人帮忙。”

 

 

张新杰正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休息,忽然房门一响,就见叶修手里端着个大托盘东倒西歪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诧异的坐起身,“你……我不是说不吃了吗?”

 

“差不多得了啊。我扯着人家姑娘跟服务生好说歹说,他们才同意让我把盘子端上来。”叶修坐到床边,递给他一个杯子。“先喝点水。”

 

张新杰接过来勉强喝了两口,皱起了眉。“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

“蜂蜜水,开胃的。”叶修见他不愿多喝,就又把杯子接了过来。“我就捡了个饼,一碗汤,外加几片水果。你能吃多少吃多少。”

 

说着叶修又往他身后垫了个枕头,“先把饼吃了,我给你端着汤碗。”

 

张新杰望着强塞进手里的刀叉,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隐约出现了松动。

 

“你其实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

“开什么玩笑?”叶修把托盘搁在他腿上,眼神认真。“我答应过老韩要照顾好霸图的人。哥向来说到做到。”

 

张新杰没再多说什么,接下来很是顺从的把托盘里的东西全都吃光了。

 

叶修诧异的动手收拾残局,“竟然这么给我面子……你没勉强自己吧?”

 

“尚且在接受范围内。”

 

张新杰疲惫地靠回了床头,“下午还有什么安排吗?”

 

“没了,今天自由休整。等明天老冯和联盟的几个骨干一起过来,咱们就没得消停了。估计他下了飞机一看你这副模样,立马就得犯病。”叶修随手替他掖了掖被角。

 

“总之,离比赛还有几天,你先把身体养好,别给自己太大压力。实在不行还有我呢,是吧。”

 

张新杰眨眨眼,透过镜片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
 

这家伙不嘲讽的时候,还真让人有点不习惯。

 

 

晚饭的时候张新杰照旧没有下楼,职业选手们酸溜溜的在一边看着叶修在自助区挑挑拣拣,然后小心翼翼的分类放进盘子。

 

“我敢打赌,将来他对他老婆都没这份耐心。”方锐的话里有明显的醋味。

 

黄少天不屑的哼了一声,“得了吧,就他那副死宅模样,除了打游戏和放嘲讽之外什么都不会,你要有女儿敢嫁给他吗?我记得原先我们家隔壁住了个吴老二,他家的傻闺女呀长得是丑了点,可人家就非我不嫁啊balabalabala……”

 

喻文州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点了根蜡。不过黄少天的中心思想他还是赞同的。

 

叶修?娶老婆?一百个没门。

 

这时苏沐橙却冷不丁抬起头,笑吟吟的补刀:“嗯?谁说他对我没耐心?”

 

群伤值一万点。

 

 

晚上伺候张新杰吃完饭了,叶修抱着一丝期待问他:“好点没?”结果被对方一句冷静的“并没有”给悉数浇灭了。

 

“我尽量快好起来,”张新杰在收拾衣物进浴室之前叮嘱叶修,“所以别告诉队长我生病的事。”

 

“好吧。”叶修十分配合的应允,“条件是霸气雄图这个月得让兴欣三个野图Boss。”

 

张新杰连理都没理他,推门进去洗澡了。

 

叶修气定神闲的抱胳膊靠在门外,“你一个人行不行啊?待会晕倒在里面我可没力气拖你出来。要不我进去帮你洗?”

 

里面除了水声以外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

叶修又锲而不舍的在门外喊了几嗓子,作弄够了,这才心情大好的转身坐到电脑前。登上QQ就是好几个弹窗,无视以黄少天为首的几个PK邀请,叶修先大概浏览了下来自兴欣的亲情问候,一一作了回复,然后才去看其他对话窗。其中有一条是楼冠宁的,除了询问他在这边的情况外,还表达了前阵子义斩作为B市的东道主却没去国家队探望一眼的歉意。

 

“怎么着也该给大家饯行一下的,但哥儿几个那时候恰好在境外旅游,实在不好意思啊大神。”

 

叶修笑了笑,低头继续回复。

 

终于把一堆麻烦事处理完,外面天都黑了。桌上的手机震了两下,叶修拿起来看了一眼,是叶秋。

 

“你个混账,下了飞机也不知道报声平安!对你竟然还抱有一丝期望的我简直就是脑残。一定把冠军拿回来听见没有!咱爸好不容易松一回口,你好好把握啊!”

 

叶修微笑,稍微思索了一下,还是没有回信。

 

没必要吧,他想。

 

这时张新杰终于走出了浴室,不知是不是叶修的错觉,洗完以后他整个人看起来更苍白了,一副马上要虚脱的样子。

 

“我去你还知道出来啊?张新杰你可真行,足足洗了一个半小时,再多一分钟我都要报警了。”叶修嘴上嘲讽着,还是及时上前架住了他。“差点晕在里面吧?我说什么来着,让我进去帮你,你就是不听。”

 

张新杰皱着眉不予回应,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我没事了,你去洗吧。”

 

“真没事啊?”叶修怀疑的看了他半天,直到张新杰面无表情的威胁:“你再不消失,野图Boss就不让了。”

 

于是叶修以光速冲进了浴室,并且忘了拿衣服。

 

他在快洗完时才发现这个问题,然而还没来得及喊张新杰给他拿,浴室里的灯就灭了。

 

“我靠,张新杰你干嘛灭我灯?”

 

叶修黑灯瞎火的摸出了浴缸,还差点滑了一跤。就听张新杰的声音隔着门板响起,万年不变的波澜不惊:“我没关灯。屋里停电了。”



TBC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121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