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有间客栈(九) 叶all

本章含少量韩叶韩,雷者慎。 

那之后不知究竟过了多久,听到身畔的乔一帆已然睡熟,叶修在黑暗中无声掀开被子,披了外衣走出房门。

 

今夜是月圆。

 

叶修轻提一口气跃上屋顶,枕着双臂躺下,感觉离那漫天星辰又近了些。

 

“怎么,睡不着吗?”隔了半天,叶修主动招呼。

 

一丈外,莫凡一动不动地在屋檐上坐着,对他的话没有丝毫回应。

 

“今日月圆,”叶修倒一副习惯被无视的样子,咬着烟管含糊道:“想家了吧?东瀛那边。”

 

莫凡沉默。

 

客栈的众人对他的身世几乎一无所知,只知道他是东瀛人,身手不错,由于不明原因只身漂泊在外,是叶修某次外出任务后从荒野里拎回来的,美其名曰不打不相识,也不顾陈果等人反对,非要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留在兴欣。起初莫凡还对叶修非常抵触,趁人不注意偷跑了好几回,结果每次都被叶修轻而易举的逮了回来,时间一长发现留在这地方倒也不坏,也就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

之前一个人四处游荡的时候,他就全靠拾荒为生,有值钱的东西就攒起来运到黑市卖掉,手头倒还算宽裕。这么多年来,他十分珍惜、从未离身的就只有一把名为十六叶的忍刀,那是他从老家那边带来的。夜深人静时拿出来看一看,仿佛故乡就在眼前,伸出手就能摸得到。

 

其实莫凡的本名不是莫凡,只是背井离乡多年,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。

 

不过,忘了也好。

 

从前的事莫凡不愿与外人提起,也自觉没那个必要。反正旁人也大抵知道他冷漠疏离的性子,没事不会凑上来给彼此找不自在。

 

只有这个人,自和他初次相遇起就不断地挑战着他的底线,牵绊他的脚步,阻挠他的意愿,还总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,用一副自以为洞穿一切的口吻说着令人火大的话。

 

沉默维持了许久,莫凡总算面无表情地看了叶修一眼。“……你能不能把衣服穿好再出门?”

 

虽然能猜到你大半夜衣衫不整的原因,可那档子事,好歹不该在人前遮掩一下吗?

 

哦,我忘了,这个人没有脸。

 

叶修大咧咧地架着腿,全身除了外衣,里面基本啥也没有,还很坦然似的应答:“你不知道,我最近在练一门功夫,需要吸天地之灵气,取日月之精华。尤其今天还是满月,穿着衣服妨碍我吸收。”

 

莫凡狠狠地憋了一口老血在嗓子眼。你丫骗谁呢,欺负我书读得少啊?!

 

然而并听不到他内心独白的叶修见他没反应,大概也觉得无趣,望着月亮静静呼出一口烟雾。

 

“……没什么丢脸的。因为回不去,所以才想啊。”

 

莫凡一时没反应过来,不由愣了一愣。

 

“不止你,我也有无法回去的地方。无论是嘉世,还是……”他沉默片刻,又抬起头来笑了笑。

 

“不过我看你在这儿也融入的不错嘛。虽说当初是我逼你留下的,以后我要是不在了,你也能在这儿好好待下去吧?”

 

莫凡一脸茫然的望着他。

 

“所以说人呐,有个栖身之处就好了。何必要求那么多呢?”叶修自言自语,随手磕了磕烟锅,然后拢着衣襟从瓦上站了起来。

 

月光是那么明亮。

 

夜风带起了男人的衣袂,他迎着月光和微云一步步向前,如同一只展翅欲飞的鸟。

 

莫凡望着叶修的背影,忽然感觉下一刻他就要乘风而去,干霄凌云,纵横四海,浩瀚天地都再容不下一个他。

 

纵身跃下之前,叶修忽然又回过头来。

 

“最近我不方便露面,客栈附近就靠你多盯着点了。如果发现行迹可疑的人,及时回来通知我。”

 

他的笑容在月色下泛着淡淡的光辉,“回头真立了大功,我就送你一样东西。”

 

 

霸图,议事厅。

 

空旷的大厅内只有一人一烛,韩文清正紧皱眉头伏案写着什么,偶尔停下来思索,又像在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。

 

“帮主。”终于,门外响起一声颇为庄重的呼唤。

 

“进。”韩文情头也不抬。

 

宋奇英闻声推开门,步履刚健地走了进来,对案抱了抱拳。

 

“帮主。嘉世那边依旧没有动静,刚刚收到季冷的飞鸽传书,京城周遭也没有发现疑似叶秋的踪迹。江南那边还需要加派人手吗?”

 

“……不必。”韩文清还是没有抬头,但笔下已然停顿。“该找到的总会找到。继续等消息吧。”

 

“是。”宋奇英临走前依然不忘叮嘱:“帮主您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

“嗯。”韩文清点头示意知道,将手中的笔又沾了点墨。却不料宋奇英前脚刚出门,后脚又无声踏入一人,一言不发地走到案边站定。

 

韩文清对此倒毫不意外,两人就这般沉默着,直到韩文清终于将手头的东西写完,就此搁下了笔。

 

“这个时辰,你该去睡了。”

 

张新杰不应,拿起案上那张写得满满当当的纸看了一会儿。

 

“这种事情以后交给我做就行了。武林大会将至,今年又是由霸图主办,如果每件事都亲力亲为,就算是神仙怕也吃不消。”

 

“……你说得对。”韩文清将身子靠上椅背,疲惫的闭了闭眼。“该做的我都做了。剩下的就交给你吧。”

 

张新杰默不作声地望着他,似乎惊讶于他妥协的轻易。

 

“叶秋……”他终于犹豫着吐出这个名字,“还是没有音讯吗?”

 

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太过于顽固?”韩文清微睁开眼,目光却落在案头那一对饱经风霜的指虎上。“他要是死了倒好。如果没死,还胆敢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,我一定决不饶他。”

 

张新杰的视线也随之移到了那对指虎上,眼神微微复杂了一瞬。

 

“传言说,叶秋此人花心薄幸,情人遍布江湖,倘若他对人有意,便会留赠一样信物,作为两人关系的见证。”

 

韩文清头颅微昂,平静等待着下文。

 

“……”张新杰沉默了。有些话明明不该说,可他又偏偏控制不住地想去问。

 

如果那个人真的不在了,知道这些还有意义吗?

 

或许他只是不甘心。

 

生前未来得及传达的讯息,不知还能否倾诉与你。

 

只要你能回来……一定。

 

一定。

 

 

夜深人静。

 

张新杰早已告退离去,韩文清却没有急着回房,而是沿着门前的小径慢慢踱到一处僻静的偏院。

 

察觉到有人接近,角落的鸽舍内顿时响起一阵不安的咕咕声。

 

韩文清却不管那些,兀自从胸前的衣襟内摸出一张信笺,仔细的卷好塞入竹筒。

 

扬手将鸽子放飞,韩文清抬首看它渐渐消失在月下的阴影里,不知那信鸽此时是否与他同样彷徨。

 

寄出的信笺上只有寥寥的几个字,甚至都没有署名。

 

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

TBC

评论
热度 ( 59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