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有间客栈(七) 叶all


叶修悠哉悠哉的下了楼,先把方锐醒来的消息告诉了陈果他们,然后在一屋子人慌忙往上冲的混乱中逆流而行,来到了后院。 

今天轮到魏琛在后厨做饭,刚把大堂的菜都上齐了,就见叶修晃晃悠悠的穿过后院,往安文逸和乔一帆的房间走去。 

魏琛形容猥琐的钻出了厨房,喝道:“无耻淫贼,你往哪儿去?” 

叶修眼皮都没抬一下,“那小子醒了,我去一帆房里避避难。” 

“方锐?”魏琛闻言愣了愣。“那你以后怎么办?” 

“先在这住着,看他恢复的怎么样,等他能下地了,我就闭门不出。”叶修说着顺手推门进了屋,先把千机伞立在墙角,又像之前一样翘腿翻起了秘籍。 

左右无事,魏琛也端着烟杆坐到桌边。“看到哪本了?” 

“你不识字啊。”叶修懒洋洋地拖着腔,把封面正对着魏琛。 

《幻影无形剑》。 

“你那徒弟可擅长这招了。不管我要亲他、摸他还是抱他,二话不说,直接兜头就是一剑。” 

“叶修你个禽兽!你都对他做了什么?!” 

叶修表情不屑,“他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,这么些年我连个边都没摸着。好在这招我也练得差不多了,回去试试能不能一次性做个全套。” 

魏琛脸色铁青。他知道以叶修的下限,这事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。 

用气得颤抖的双手点着了火,魏琛深深吸了几口,才稍微平静下来。 

“我问你,现在那小子在客栈养伤,计划内的人手又严重不足,等他伤好了,你就甘心放他走?” 

“不甘心还能怎么办。”叶修低着头一目十行,“他本来就够惨了,没必要再掺和进这里来。像唐柔、包子他们都是自愿的,我拦不住;人家没招咱没惹咱,强扣着他不能和老情人双宿双飞,这也有点忒损了吧。” 

看他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魏琛就来气,“妈的,这到底是你的事还是我的事啊?再过几个月就是武林大会了,这次不成就又要再等三年,老板娘为了这事成天忧心忡忡的,你自己能不能上点心?!” 

叶修终于放下了手里的书,表情竟然很严肃。“你觉得凭我们几个摆不平嘉世?” 

“废话!”魏琛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。 

叶修笑了笑,“别太低估自己了。” 

魏琛一脸狐疑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叶修也没多解释,把那本刚看完的《幻影无形剑》推到他眼前。“这是最后一本了。多谢。” 

魏琛目瞪口呆。“你刚刚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 

凭这家伙的无耻程度,竟然会和他道谢? 

叶修没理会他,继续道:“如果没有你这些乱七八糟、不知都从哪儿搜刮来的秘籍,我的武功也不会增进得这么快,甚至胜过从前。我在位那几年还把你打残过那么多次,如今想来,实在是对你不住。” 

“滚滚滚滚滚!”魏琛恼羞成怒。 

“其实我没想过你会帮我。”戏弄过后,叶修也有几分正色。“你搜集这些秘籍必然也是历经千辛,自己留着就得了,再不济也能传给蓝雨那帮后辈。我可是你们蓝雨夺魁的最大阻碍,秘籍都让我学了去,你舍得?” 

“要说挣扎嘛,那必然是有的。”魏琛装模作样的吐出一口烟,“不过老夫一向宽宏大量,虽然你在嘉世时对蓝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,但既然你已被扫地出门,江湖再见,你我就算两清了。老板娘于我有恩,又恨不得把叶秋供起来拜,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。” 

话虽这么说,但魏琛心里清楚,这些只是一部分的原因。 

那些秘籍他早已看过,多年修炼却未得大成,归根结底是慧根不够。而叶秋则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,纵横江湖十余年,几乎无一败绩。魏琛会出手帮他,正是因为认清了一个事实:秘籍只有在他手上才能物尽其用。 

他也不是没有过不平,只是天赋这东西与生俱来,无法更改。他又不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,很多事情早已看淡,之后也就慢慢接受了。 

何况他相信如果是叶修,绝对会做一个称职的盟主,而不是像现在的嘉世那样乱来。 

“击败嘉世后,你有什么打算?”叶修边掏烟杆边随口问他。 

“什么什么打算?回来接着和老板娘开客栈啊。” 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叶修停顿了一下,“你难道不想回蓝雨吗?” 

饶是豪迈洒脱如魏琛,目光也不由复杂了一瞬,随即自嘲地笑笑。“我现在回去算怎么回事啊?自古英雄出少年,我已经老了,没法再跟他们一起打打杀杀,更不想拖他们的后腿。” 

“我说你想法怎么这么消极?你才多大,压根也没比我大几岁吧?再说咱们这些混江湖的,都是年纪越大武功就越高深,越老越值钱你懂吗?” 

“懂个屁,赶紧给我滚!”魏琛骂,眼前一本正经说着这话的人分明年未弱冠就已经是武林盟主了吧,至今都还无人能敌吧!等他老了那还得了?! 

叶修不以为意,“话说的好听,其实你就是没法面对喻文州吧?干嘛这么耿耿于怀,胜败乃兵家常事,何况你们几个师徒一家亲,哪来的隔夜仇啊?” 

魏琛很罕见的沉默了,半晌才苦涩的勾了勾嘴角。 

“那种感觉……你不会懂的。” 

“你为什么叫我前辈?你认识我?” 

楼上客房里,面对乔一帆一番好意的关心,方锐却愈发警惕起来,身子都快缩到墙面里去了。 

乔一帆见他如此防范,只得停下脚步自我介绍:“晚生乔一帆,以前身在微草,所以曾见过前辈几面。” 

“微草?乔一帆?”方锐半信半疑的打量着他,“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?” 

乔一帆露出一丝苦笑,“无名小卒,前辈自然不知道。” 

方锐灵机一动,“那你说说你们帮主的绰号是什么?” 

乔一帆面露尴尬,支吾半天才目光游移道:“王……王大眼。” 

“他曾经和谁有一腿?” 

“……方士谦前辈。”乔一帆面色更为尴尬。 

“他们两个分开的原因是什么?” 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啊。”乔一帆勉强回答,几乎都要怀疑他此举的目的了。 

“嗯。我有点相信你说的话了。”方锐点了点头,话虽这样说,其实也只是想从态度上蒙蔽对方。他总觉得唐昊就藏在幕后,盘算着下很大一盘棋。 

“我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 

“兴欣客栈,靠近徐州边境,再往北走八百里就是霸图。” 

方锐颇为惊讶,“我都走出这么远了?” 

“是的。”乔一帆点头,“三日前我们老板娘发现你昏倒在河边,就把你带回客栈救治。前辈身上的毒已经解了,之后只要留在这儿安心养伤便可。” 

三天前…… 

方锐苦苦地陷入了回忆。 

他记得那晚自己机智地在地上放了几个陷阱扣,然后便沿河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了。他以为自己已将追兵远远甩在身后,谁知下游竟然布有埋伏…… 

当时他本就伤势严重,再与对方激斗,一来二去又受了不少伤。最后总算一刀扎入对方的心口,他自己却也因流血过多而失去了知觉…… 

如此想来,自己能活下来也是上天眷顾,或许他本就命不该绝。 

想到这里,方锐忽然抬头,“我的伤还要多久才好?” 

“若要完全痊愈,至少三个月。” 

两人同时循声望去,却见之前悄然离去的安文逸正站在门口,身后还跟着陈果和唐柔等人。方锐眼前一亮,“好多美女!” 

陈果刚进门就听见这话,不由翻了个白眼,心想果然猥琐。 

方锐说完就艰难地爬下了床,披头散发面如菜色,跌跌撞撞地上前攥住陈果的手。“一看您就是老板娘!敢问贵姓?” 

陈果强忍着没把他的手甩开,表情僵硬道:“姓陈。” 

“陈老板。”方锐诚心诚意地唤她,“我这条命是您救回来的,按理说当牛做马我也该毫无怨言。只是实不相瞒,小弟我现在正遭人追杀,久留此地恐给贵店招惹祸端。我身上倒还有些银两,数目不多,您要是不嫌弃就全拿去,权当一点薄礼,聊表谢意。” 

陈果却全然不领情,“怎么着,听你的意思是想溜啊?” 

方锐心中大呼不妙,对方竟然瞬间看穿了他的计谋,这个女人恐怕不寻常啊。 

不料陈果竟反手搀了他的胳膊,十分小心地把他扶回到床上。 

“你要走,我们不拦着,也不要什么银两。但你起码把身上的伤养好,不然出门再遇到追兵,可没人救你第二次了。” 

方锐脑袋有点发蒙,呆呆的看着陈果,随后又转头去看其他人。 

乔一帆担忧,唐柔沉默,安文逸平静,包子摸不着头脑。这群人……好像真的没有恶意,纯粹的想帮他而已。 

方锐有点惭愧,为自己的小人之心。 

“老板娘……”最后他缓缓开口,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只是我真的不能久留,因为有人还在等我。虽然不知道他现在何处,天涯海角,我也一定要找到他。” 

陈果一愣,只觉得眼前的人忽然就和叶修当年那张苍白的脸重合了起来。 

“我要去那寻人。” 

“几位救命之恩,叶某无以为报。只是眼下之事万分紧急,不容耽搁。倘若日后有缘相聚……” 

“……再会。” 

她心里忽然一阵难受,恍惚间竟不知如何回应他才好。 

这时就听门口有人朗声喝道:“不能让他走!” 


TBC

让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bb了大半一章也是佩服自己:) 
其实我一直很喜欢写角色之间的谈话,不是吐槽,也不是凑字数,是有点内容和深度的那种谈话。周围环境最好空白,什么都没有,就一张桌子,两个人,推心置腹。
能和叶修谈话的人有很多,其实他也和谁都谈的起来,有话可说。陈果是和他羁绊很深的一个人,这点毋庸置疑,尽管在原著中没有给她那么多笔墨。我喜欢写他们之间的谈话,有了相处模式,语句就很容易生成,有时甚至信手拈来,不假思索。
如果以有间的故事设定为背景,剔除所有和叶修有暧昧关系的男人,单单只是兄弟情谊,我认为魏琛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对象。两个已经成熟的、很有故事的男人,对彼此都了解,有些事情不能和陈果商量,女人没办法掺和,彼此就是最适合的对象。
通常一本书里不怎么露脸的配角反而更易激发同人创作的情绪,因为这个人大部分是留白的,把握住大方向,我还可以填充很多其他的颜色进去,让他更丰满,立体,让别人看了愿意去喜欢他,接纳他。
让大家吃喻魏首先得把这个人本身塑造好。前路漫漫,祝我成功吧!:)

评论 ( 6 )
热度 ( 69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