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【叶all叶】最漫长的告别(五) 世邀赛梗

 
比赛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因为还不知道他们首场的对手是谁,叶修只得下功夫挨个战队的研究,在会议上和众人商讨更行之有效的战术,同时给他们布置强力的针对训练。 
 
每当大家叫苦连天嚷着要放松的时候,叶修就把兴欣的人拉进训练室,让选手们单方面的宣泄。 
 
“亲队长啊这是。”罗辑泪流满面的被人虐着,还是习惯性地称叶修为队长。 
 
安文逸和莫凡倒是淡定,乔一帆认真应付着每一位对手,唐柔和包子则斗志盎然。 
 
魏琛到了这边仍然没有放弃他的网游事业,叶修有空的时候也会跟他组团下个副本,抢抢Boss什么的。公会精英们全都哭了。 
 
“大神呐,你说你都成国家队领队了,怎么还不肯放过我们呢?”蓝河十分郁闷。 
 
叶修呵呵一笑,发了个大兵叼烟的表情。“趁你们各家王牌都不在,好多捞点稀有材料呀。” 
 
“……”蓝河立马悲愤的下了线。果然这个人就算玩荣耀再怎么牛X,还是太讨厌了。 
 
叶修看没什么本可下便也关掉了游戏界面,开始在两排计算机之间来回的溜达。黄少天依旧大呼小叫垃圾话不断,张佳乐有事没事都噼里啪啦搞一堆操作,张新杰镜片反射着屏幕的亮光,指挥时沉着冷静一如既往…… 
 
叶修站住了脚步,忽然意识到像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了。等到世邀赛结束,他还有机会和这群人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,边飚垃圾话边打荣耀吗?或者等到下一次,如果竞技总局还请他来做领队,坐在训练室里的那些人,还会是如今这一批吗? 
 
“前辈……前辈?” 
 
乔一帆的声音打断了叶修的沉思,他下意识的回过头。“一帆啊……怎么了?” 
 
“楼下有人找你。” 
 
“找我?”叶修一愣。“是谁啊?” 
 
 
“前辈。” 
 
望着眼前笑容里很有几分倔强的小少年,叶修连叼在嘴上的烟都忘了点。 
 
“邱非?”他十分惊讶,“你怎么在B市?” 
 
少年低头示意自己脚边大大的旅行包,“夏休期,我过来旅游。” 
 
“一个人?” 
 
“是啊。” 
 
“嘉世那边呢?这才刚起步,没你行吗?” 
 
邱非安静地笑了笑。“什么时候都不该太依赖别人,不是吗?” 
 
叶修微笑。 
 
“我本来没打算来B市,突然想起国家队在这边训练,就临时改了行程。”邱非弯腰提起了行李,有些期待似的望着他。“我还要赶晚上六点的火车。临走前打一场吧?” 
 
“必须的。”叶修点头,转身领他往楼上走。 
 
进了训练室,邱非象征性的和前辈们打过招呼后,就随叶修低调的来到角落里。 
 
第一盘两个人都很豪爽的放开了打,叶修用的是唐柔的战斗法师,一番缠斗后很利索的将邱非的战斗格式击杀。 
 
第二盘打的时间较长,和那次一样是一场极其细致的指导赛,师徒俩都打得很认真。只是自从嘉世重振旗鼓,邱非的实力又更上了一层台阶,叶修还能与他打指导赛已经很不容易,后半段邱非陡然发力,叶修仓促接了几招后不得不恢复了正常的对战模式,一分钟后寒烟柔残血,战斗格式血量清零。 
 
邱非盯着屏幕上大大的“荣耀”二字,许久没有动静。 
 
叶修正觉得奇怪,心想这孩子也不是因为一场输赢就轻易气馁的人,邱非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 
 
“……我该走了。”沉默半晌,他以一种异常平静的声音开口。 
 
叶修闻言瞄了眼屏幕下方的时间,“哟,还真是。看来不能留你吃饭了,我直接送你去车站吧。” 
 
“不用送。”邱非摇了摇头,迟疑片刻,有点犹豫地向前迈了一步。叶修就是一愣。 
 
因为邱非忽然间抱住了他。 
 
职业选手们装作专心致志地训练,其实手下都胡乱操作着,纷纷透过眼角向这边瞟。 
 
“谢谢你,队长。” 
 
如果没有你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。 
 
叶修回过神来,笑着搓了搓他的脑袋。“说什么傻话。你才是嘉世的队长啊。” 
 
他知道这个少年有多么不容易。他肩上所承担的东西要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想,但叶修觉得他并不需要谁的安慰,毕竟自己扛起嘉世的那一年也只有十七岁而已。 
 
终于意识到自己抱得太久,邱非有点不好意思的退开来。 
 
“比赛加油。”他笑着对心目中唯一的队长说道。 
 
叶修点了点头。“路上小心。” 
 
邱非拿了行李转身出去了,叶修也就果真没有出门送他。 
 
“这样好吗?”后来陈果在走廊碰到叶修,这样问他。 
 
“没什么不好的。”叶修靠在窗边吞云吐雾,“他比我想象的要稳重多了。嘉世的未来托付给这样的人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 
 
“那你怎么不干脆把人家挖来兴欣?” 
 
叶修笑而不语。 
 
吃晚饭的时候,叶修发现大家都像赌气一样一句话都不和他说,于是便悄悄凑到苏沐橙旁边,“这帮人怎么了?” 
 
“生气了呗。”对方笑吟吟。 
 
叶修闻言更加摸不着头脑,“生我的气?为什么?”难道是最近的训练强度太大了? 
 
楚云秀在一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。“和你说了也不明白。” 
 
晚上训练时众人依旧绷紧着脸,期间乔一帆进来送水不小心滑了一跤,连人带水都扑到了叶修身上。叶修好容易呲牙咧嘴的扶着腰起来,乔一帆无措地攥着两个空纸杯,满脸通红的向他道歉。 
 
“这孩子心太脏了,我平时怎么都没看出来?”方锐痛心疾首,王杰希眼神犀利的扫了他一眼。 
 
“是真不小心吧。”肖时钦好心替乔一帆辩护。 
 
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叶修发现这帮人有事没事就爱往自己身上蹭,跟患了皮肤饥渴症似的。唯独喻文州例外,因为他有的是机会跟叶修正大光明的接触——比如弹琴。



TBC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25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