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深如酒

莫舍己道,勿扰他心

有间客栈(六) 叶all


蓝雨。 

月色如练。 

喻文州踏出书阁时已过了三更,他提着灯遣走了下人,打算一个人沿着回廊慢慢踱回屋去。 

走着走着,他忽然叹了口气。 

“这么晚了,还不睡?” 

四周一片沉寂,隔了半晌,才从头顶传出一个略带尴尬的声音。“啊哈哈……帮主也没睡啊?” 

话音未落,那人已从廊檐上轻巧跃下,转身赔着笑脸望着喻文州。 

喻文州没有答话,低头看了眼对方手里正在月色下泛着幽微蓝光的长剑,轻叹一声。“再过几个月就是武林大会了。我知你心性好胜,不愿将这大好机会拱手让人。可身子又不是铁打的,你每日不眠不休的练剑,到时只怕……” 

“只怕怎样我也不在乎。”黄少天收起笑脸,将剑回鞘。 

“你知道,唯独这一回,我不是为了盟主的位子。” 

喻文州脸色复杂。“少天……” 

他当然知道他为了什么。两年前嘉世突然宣布叶秋身亡,黄少天得知消息,疯了一样驱马赶往嘉世,十二月酷寒的天,领着蓝雨将近一半的人马聚集在嘉世紧闭的大门前,最后若不是苏沐橙出面,恐怕他死也不会离开。 

回到蓝雨以后,黄少天就像变了一个人。见了人很少笑,不再变着法子逗弄卢瀚文,也不再拖要好的弟兄出去喝酒,他整日不知疲倦的练功,挥剑,连话都少了许多。 

喻文州比黄少天更加清楚,叶秋遇刺一事多半是嘉世的阴谋。可即便如此,又能如何呢?嘉世现在江湖上独大,别说是蓝雨,就算像轮回、霸图那样的劲旅,合起伙来也不是它的对手。 

他们的机会只有一个,在武林大会上击败孙翔,终结“嘉王朝”,然后由苏沐橙出面作证,将已然沆瀣一气的嘉世正法。 

“可就算你击败孙翔,率领整个武林将嘉世夷为平地,难道叶秋就会活过来吗?” 

“叶秋没有死。他不会死的。”黄少天语气笃定,“嘉世一定撒了谎。那家伙没准是躲起来了,因为有什么把柄攥在那些人手里,所以只好等时机成熟,再……” 

“少天。”喻文州忍了又忍,最终还是别过了头。“我没想到……都两年了,你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” 

黄少天心里一凉,沉默攥紧了剑柄。 

“难道连你……也相信叶秋不在世上了?” 

“苏沐橙都已默认了。如今除了你,还有谁不相信?” 

“韩文清就不信!”黄少天有些激动,几步走上前去,“凭叶秋的武功,就算喝醉了,又有谁杀得了他?哪怕是我死了,韩文清死了,周泽楷死了,全武林的人都死光了,他也绝不会死!” 

喻文州一言不发地望着他。 

黄少天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,可是他一点都不想听。 

“其实你也明白,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。不是吗?”喻文州察觉到他的抗拒,却愈发加重了语气。“别再自欺欺人了,少天。你这个样子,大家都很担心你。” 

这一次,黄少天沉默了许久。 

“……自欺欺人?”他嘴角微微上扬,眸里的光却是冷的。 

“怎么,帮主你这么多年来,不也是在等一个根本不会回来的人吗?” 

喻文州神情一僵,气氛瞬间冻结。 

黄少天却也是一时嘴快,话刚出口就后悔了,此时尴尬的站在原地,竟不知如何挽回才好。 

半晌,喻文州侧过身子,表情平静无波。“很晚了。回房睡吧。” 

黄少天怔怔地看着他离去,那一簇灯光很快隐没在了黑暗里。 

他知道,今晚他俩是谁也睡不成了。 

黄少天你这头蠢猪!明知道那件事是帮主的死穴,竟然还这么口无遮拦!帮主心碎了你负责粘吗?! 

他失魂落魄的飘回屋顶,发了半天的呆,视线又移回到腰间的剑柄。明黄色的穗丝随风摇摆,他看着看着,眼神便恍惚起来。 

“我说你没事送我剑穗干嘛?我这是武剑,不是文剑,栓了用着不方便。” 

叶秋嘴里叼了根草躺在他旁边,“我知道啊。” 

“知道你还送?” 

“你再仔细看看。” 

他依言低头细看,发现它有别于一般的剑穗,盘长结下连着一枚铜钱形的古玉,上刻四个字:夜雨声烦。 

“这是……你亲手刻的?” 

“是啊。”叶秋微笑望着他。 

如今回想起来,如此情意绵绵的场景,他却鄙视地翻了个白眼。“你才烦。……” 

那时候各帮派的人物都知道叶秋在追求黄少天,路上偶然撞见,还会调侃地喊他盟主夫人。黄少天是什么样的性格,一道银光落刃劈头落下,骂声也接踵而至。 

“滚滚滚!老子可是一代剑圣,追我的人从这里排到西部荒野,谁要跟这么个不靠谱的家伙纠缠不清啊!” 

叶秋也不反驳他,只是端着烟杆在一边笑。 

黄少天直至今日才读懂,那种表情,是纵容。 

虽然叶秋一直待他很好,可介于江湖上叶秋花心薄幸的传言,黄少天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他的感情。 

直到两年前,一切都随着叶秋的意外身亡画上了句点。 

他后悔自己在最后的最后,也没能给叶秋一个答复。 

黄少天摩挲着手心里古玉的凹痕,想起叶秋曾在月下为他弹的那首曲子。 

纵使心绪万千,不说出口也枉然。 



在兴欣客栈昏迷了三天三夜后,方锐总算是醒过来了。 

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就是疼,抓心挠肝的疼,掏心掏肺的疼。 

我的内脏是不是全碎了?手脚还在吗?我是死了还是活着? 

方锐为一股强烈的求知欲望所驱使,低头艰难地看了看自己,发现身上竟然盖着一床被子。 

方锐有点蒙圈。 

等等,怎么回事,我不是在荒郊野岭躲避呼啸的追兵吗?为什么会躺在这里?难不成是被呼啸的人给抓住了?那为什么非但不杀了我,还给我床睡给我被盖?难道这里不是呼啸,是别的什么地方?他们为什么要收留我,知道我江湖第一盗贼的身份吗? 

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,方锐感觉自己想得太多连头也开始疼起来了。 

这时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方锐才刚恍过神,想装昏迷却已来不及,只见两个年龄相仿的俊秀小生一前一后走进门来,个子稍高点的那个抱着药箱,另一个则端了个洗脸盆。 

看到方锐一脸警惕的盯着他们,两人都露出惊讶之色。 

“前辈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,要吃点东西吗?”乔一帆忙放下脸盆关切地询问,安文逸则趁机又悄悄退了出去。 

“前辈在吗?请开一下门。” 

叶修正没精打采的在房里翻着本泛黄的秘籍,听见安文逸在外头小声喊他,动也没动一下。“进来吧,门没闩。” 

安文逸推门进来,声音愣是比平时低了一个八度。“方锐前辈醒了。” 

“嗯,也是时候了。”叶修淡定的翻过眼前这一页,起身拿起了伞。“那就这样吧。以后咱俩换个房间住,你睡这儿,我去和一帆睡一屋。” 

安文逸瞪大了眼睛。 

“干嘛那么看我?方锐就在隔壁,我说话声音稍大点就露馅了。哥还不到重出江湖的时候,乖,替我兜着点。”叶修随手糊了把他的头发,扛了伞就下楼去了。 

安文逸:“……” 

你其实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吧? 




TBC



所以就是这样……吃叶喻的妹子可以去我另一篇里找 这篇喻总另有cp了 很容易猜吧╮(╯▽╰)╭
我目测这文里至少得有五场肉戏 好想狗带啊……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76 )

© 春深如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